魔法血缘兄弟

时间:2021-01-31 16:00:33
   约翰•法雷尔被捆缚在一根狰狞诡异的石柱上,特制的铁鍊穿过约翰的手脚,将他牢牢地固定,根本无法挣脱,他的身上几乎沒有一块完整的皮肉,严重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骨头。
    他的曾经亦父亦友的好友茅延安正盘坐在他的对面,整个身体似虚似实,大量的黑色气体从他体内冒出,在地牢的半空形成了一个巨龙的形态,而一些妖艳且极为美丽的女人却被一些黑气的触手缠绕着,包裹在巨龙的体内。
    这些女人有橙发尖耳精灵夏兴眉,有紫发豪乳的吸血族艳姬,有巨乳兽尾的狐族兽人,有犄角碧发的美女,有长有双翼的羽族双胞胎,更多的却是人类美人,既有童颜巨乳的loli,也有丰臀美乳的御姐。
    她们每一个都曾经是大陆的天之骄女,女中豪杰,如今却在这黑暗的牢房中,完完全全就丧失了身而为人的尊严,沦为只知道享受性爱的欢愉的母兽,摇摆着性感的娇躯,任由黑气所化触手对她们的进行着姦淫。
    约翰痛苦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今她们都披头散髮,眼神迷离,浑身充满了淫魅,偶尔与约翰的目光接触也不存在丝毫的爱意,有的只是淫欲。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约翰自言自语的呢喃着。
    ***********分割缐*************
    那天,约翰记得很清楚,有个相貌奇怪的番僧,来到他的家门口死赖在着不肯离开。
    约翰本着看热鬧的心态,来到了门口,果然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搞大僧人,满面刀疤,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不过看那双凌厉的眼睛,完全一副上门寻仇的样子。
    "我便是此间主人,和尚,你有何贵幹啊?"
    "善哉。贫僧破杀,欲来向施主结个善缘。"
    破你妈的大西瓜!和尚结缘,能有什么好事,这个月不必进赌场了。
    "施主,听说你长年为了不孕所苦,贫僧有一部奇书,名为种玉诀,需得七七四十九名处女……"
    "等等,你这番僧胡言乱语,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孕了?"
    要是约翰真的不孕,那倒省事,起码府里管家不用伤脑筋,努力挪出经费交给上门的马子堕胎。
    番僧看了看门口的牌匾,忽然满脸震惊的表情:"施主,怎么你不姓茅吗?"
    "你妈才姓茅咧!"
    和尚听说来错地方,掉头就要走,约翰立马拦住了他,要他把其馀兜售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僵持片刻后,和尚不甘的从布袋里拿出一本书册一一"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法米特•修•卡穆手中发扬光大的秘笈残本。
    那就是后来改变了约翰一生的"淫术魔法书"
    一,星玫篇
  
    (二)
    翌日,左大臣因贪污事发被搁置查办,约翰却知道是因为苏氏兄弟强姦公主的事情被陛下知道了,这才随便给他安排了个罪名。
    而巴闭也沒有白白牺牲,巴闭的父亲也得到了相应的升迁。
    虽然此行多了些许波折,但约翰最终还是成功升为了百夫长,理由是:能力杰出,办事得力。
    “哈!真好笑,我有什么能力杰出?又有什么得力了?莫非是我床上功夫杰出,每晚幹得你女儿死去活来,十分得力吗?这点倒不必客气。”这一切多亏了巴闭的药物,夏兴眉也就是星玫,现在看约翰的眼神就像看情人一样,再经过约翰高超技巧调教,几下就给收得服服贴贴。
    命运转轮在时光之河中激烈转动,在军中胡天胡地,混吃等死的约翰,全然想不到这年秋天,将与星玫一同迎接生命中的另一个转捩点:阿胡拉玛之战!
    约翰跟星玫刚刚离开阿胡拉玛城不久,就被伊斯塔的大军俘虏,率军的更是伊斯塔排名第一的大法师,擅长各种魔法妖术,论及黑魔法的修为更是高超的血魇。
    约翰被伊斯塔人独立关了一间帐篷中,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趁着看守人不注意,约翰悄悄用魔法让绳子松开,偷偷熘了出来。
    沒跑几步约翰忽然听见星玫的声音,凑到那大帐边一看,差点瞪得连眼珠都跳出来。
    在帅营帐棚的中央,垂着一廉好大的雪白圆纱帐,上头点点腥红,样式美观,但是随风扬动间,隐约有股惨惨阴风,隔得老远都觉得头皮发麻。
    三名血奴垂首站在一张桌子旁,神情呆滞,但看得出是在戒备。桌上放着约翰的两个瓷瓶,还有一个怪模怪样的红瓶子。
    星玫给剥成了小白羊似的,浑身赤裸着,双手被绳子捆绑着拉到床头,嘴里塞了一个红色的塞口球,本来娇小的胸部在绳子的缠绕下变得丰满起来。双腿被绳子大大的分成M型,赤裸的下身正被血魇那根硕大无朋的兽吊姦淫着。
    伊斯塔最出名的不是黑魔法而是人妖,只见血魇肌肤白如凝脂,胸前一对硕大的豪乳,可惜从左乳下方,有道大得夸张的狰狞伤疤,直垂到下方裤里,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小公主,阿里布达的翎兰王女是你姐姐吧!今天你一出招,我就认出来了。”
    星玫紧闭双眼,头不停地摇动着,因为塞口球的原因,对于血魇的问题只能发出阵阵悲鸣声。
    “三年前,那婊子砍得我重伤垂死,还令我国无数好儿郎战死异乡,我便发誓要报復。看到这帐子吗?这三年,我转战各地,在这纱帐里虐杀了无数纯洁处女,让她们的鲜血洒在帐上,好炼制我的秘密武器──万魂幡,今晚你就是万魂幡的最后一个祭品!”
    血魇妩媚地娇笑,伸手双手对着星玫的鸽乳肆意的揉弄。
    “嘿嘿!真是上等货,皮肤又滑又嫩,就是乳房小了些,待我为你调制一副药物,马上帮你变得丰满硕大。”
    血魇淫笑道:“你看桌上的那红瓶子,就是我苦心调配的极乐合欢散,可惜,我得不到传说中法米特的淫术魔法书,不然配上淫蛊,炼成天下第一的魔药凤脑香,就算大罗天仙也解不掉,让你们姐妹变成最下贱的淫荡性奴,从此为我们伊斯塔军人服务。”
    约翰听得心中一动,淫蛊自己不就有吗?要是弄到这人妖的极乐合欢散,调成什么凤脑香来玩玩,岂不是很过瘾?
    “你姐姐的一刀,几乎让我不能人道,沒关系,我用魔法装了一只兽人巨吊,怎么样爽不爽,这帐子上的处女有三分之一是给它活活操爆的!”血魇似乎发现这样有些无趣,伸手拿掉星玫口中的塞口球。
    “啊,啊,不行了,痛啊,痛死了,坏掉了,啊!约翰,救我”失去嘴中的束缚,凄厉的悲呜立刻从星玫的口中发出。
    血魇不顾星玫的小穴是不是受得了,搂着星玫柔韧的纤腰,硕大的肉棒快速冲刺着,每一下都深深沒入星玫的身体深处,紧凑的肉壁因为疼痛的缘故,紧紧的夹住血魇的肉棒,给血魇带来无与伦比的舒爽。
    就像血魇说的那样,这万魂幡中三分之一的女子给他活活操死一样,如果星玫不是多日来被约翰开发调教,恐怕此时早已经步了那些处女的后尘。即使如此,星玫此刻也因为疼痛而冷汗直流,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看老婆给人玩不出声,这种王八约翰可不想做,只能焦急的想着对策,最拿手的武器就是召唤淫兽,但是血魇本身就是厉害的魔法师,恐怕还不等召唤出来就被里面的血魇发现,届时就算想独自逃跑也困难无比。
    “啊,不要,停下来,求求你停下来,呜呜。”
    “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
    “不要,呜呜,会怀孕的。”
    那恐怖器物开始如同打桩机似的一下下挤进星玫的小穴内,粗大的茎身几乎将星玫的小穴撑爆掉。每一次抽送都好象将壁肉翻出来。并带起点点的血迹。
    已经被血魇蹂躏精神恍惚的星玫听到这句话突然剧烈的反应起来,可惜直接被血魇无视掉了。
    “怀孕,那正好,到时候你就挺着肚子到你姐姐面前,让你姐姐看看你淫荡的样子。”血魇说完低吼一声,将磙烫的精液射到了星玫的体内。
    “啊,啊!”随着血魇的射精,星玫的娇躯弯曲成一个夸张的弧度,紧接着两眼直接翻白,很快头部无力的垂下,整个人瘫死在了床上。
    如果不是看着星玫的胸部还有微微的起伏,约翰都以为星玫被血魇活活的奸死了。
    “居然沒死,不愧是冷翎兰的妹妹。”血魇晃着胯下的巨大兽吊,狞笑道:“还好我这里有一瓶好东西,让我先滋补滋补,再来好好伺候公主殿下!”
    就在约翰犹豫的时候,帐篷内血魇居然大步走到血奴守卫的桌前,拿起自己被抓前,所献上的那瓶装“壮阳圣品”。
    那可是不是什么壮阳圣品,是前几天出城的时候,自己手下一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十夫长所送,里面是一种液体火药,被他们装个满满一瓶,就等自己打开的时候炸得自己面目全非。
    沒想到自己随口乱编,居然真的被血魇相信了,此刻居然要拿来进补。
    果然人倒楣,城墙都挡不住。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跟着就是凄厉的惨叫,伊斯塔的第一法师,在开瓶的刹那被炸得七荤八素,血溅五步。
    约翰看此机会,趁乱摸进帐内,帮星玫解开身上的绳子,背起已经晕迷的星玫正要逃跑,哪知才踏出一步,后方已传来骇人尖唿。
    卧槽,血魇不愧是伊斯塔的大法师,整张脸被炸的血肉模煳,眼睛也瞎了一只,但却还有活动能力,她捂着脸,命令三个血奴追杀约翰。
    果然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血魇显然沒有发现到,刚才的爆炸,把桌上另外两个瓶子也爆破了,异样香气正开始弥漫。
    血奴是将人以药迷失神智,再把全部潜能迫发出来的变种人,照理说,只能像傀儡一样,接到命令然后动作,可是,或许是我的药太厉害了,血魇的命令一下再下,却都沒有回应,她回头一看,只见本该神情呆滞的血奴,双目中充满野兽般的饥渴情欲,跟着就是一声如雷大吼。
    “我要强姦你!”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嘶,来自屁股被洞穿的血魇大巫师。
    极乐合欢散加淫蛊,炼成天下第一的魔药凤脑香,就算大罗天仙也解不掉,这是血魇自己说的,约翰只能看着她被自己的血奴操的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想不到事情会如此了局,头皮发麻,忙背着星玫,凑上前去。
    眼中情景惨不忍睹,血魇的眼耳口鼻全是精液,不由得踹了他几脚,叹道:“自作孽,不可活!敢动老子的女人,通通都是这个下场!”
    “我不甘心,我,我还沒有奸到翎兰臭婊,我不”血魇虚弱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约翰的心抽搐着,血魇至死不忘这遗愿,难道二公主真有如斯魅力?
    想不到血魇这样一个高手居然如此憋屈的死去,感叹一会,约翰立刻带上血魇的遗产及头颅,背起星玫开始逃跑。
    外头不知为何,忽然乱成了一片,人马喧哗,惨唿不绝,约翰趁机熘去解放了本队弟兄。
    血魇军队有不少是类似血奴般的存在,如今血魇一死,这些血奴狂性大发,见人就杀,伊斯塔军大乱特乱,又因为乏人指挥,几下功夫便死伤惨重。
    不用招唿弟兄们见有便宜可捡,也不待约翰吩咐,专门找那种看起来像是高级军官的尸首,割下脑袋,充作功绩,虽然有几个倒楣鬼,行动时被暴乱奴兵宰掉,但原则上是人人满载而归的。
    很快这场大捷就以最速件传回王都:阿胡拉玛之战,阿里布达军以一百之数,杀得伊斯塔两万骑兵全军覆沒,名动大地的血魇大法师身首异处。
    缔造出这奇迹战果的约翰•法雷尔,则一夜间成为国内的英雄人物,大地各国的情报系统信鸽乱飞,相争探查约翰是何等样人,重视的程度,真是令远超国王陛下。
    不过,跟这些荣耀相比,目前最麻烦的是约翰的小星玫。似乎那天吸入少许的凤脑香,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魔药,哪怕少许也使得星玫从端庄的公主陛下,变成了淫荡性奴。”
    山头村是阿胡拉玛城辖中的一个百人的村落,此刻村落的一间破旧昏暗的房间内,一群浑身赤裸的村民挤满了整个房间,正红着眼包围在房间一张大床边。
    床上是个千娇百媚的金髮少女,雪白光洁的娇躯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掐痕和白浊的精斑,全身赤裸着正如同只母狗一样跪在床上,被身后的村民幹着,身前一个村民抓着少女的头部,像插小穴一样快速的在少女的口中抽插着,同时少女的双手也沒有閑着,分別为身边的两名村民打着飞机。
    “喔,这母狗的淫穴幹起来就是和普通的婊子不一样,喔,真特么紧,好爽,出来了!给我全部都射进去!”
    在少女淫穴里狠命抽插的是年轻力壮的庄家青年,很快发出了舒爽的叫嚷声,紧紧的抓着少女的翘臀,粗大的肉棒紧紧地与少女的淫穴结合在一起,浓稠精液浇灌到少女那早就被填满的子宫之中。
    随着村民将精液射到少女的体内,只见原本青壮的男子身体迅速的幹扁下来,眨眼的功夫就瘦了十几斤有馀,本来黝黑的头髮也出现了些许银丝。
    周围的村民似乎沒有发现其中的问题,还未等男子享受高潮的快感,就被身后早已等不及的其他村民伸手推到一边,另一名村民来到少女的身后,扶着黝黑的肉棒借着精液的润滑一下就插了进去,紧接着腰部开始大幅度地摇晃着。
    “啊,啊,唔,嗯,啊,呜。”
    少女正在被肉棒抽插的小嘴无法说出完整的话语,但每当精液注入后少女都会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娇媚的声音让周围的男人听得口干舌燥,欲罢不能。
    “想不到我们居然有生之年能享受到如此美人,真是马上死都甘心了。”正被少女打手枪的一个男子叹道。
    “是啊,这可比家里的婆娘强太多了,比庄东头的豆腐西施还要美上三分。”
    “人美,穴更美啊。”
    “••••••”
    “你们说,这个母狗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突然正在后面幹着少女的村民拍了拍少女那高高鼓起的腹部,邪恶地问道。
    “鬼知道,这几天幹过她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谁知道是谁的种?”享受着少女口舌侍奉的村民淫秽地大笑道。
    房内的淫戏一直继续着,刚刚的问题沒有大家的怀疑,为什么短短几天的功夫,少女为什么会变得如十月怀胎般,也沒有人注意到整个房间笼罩着一层粉红色的结界,更沒有注意到除了这间房间,村落其他地方都是静悄悄的,如果这时有人去村里看看的话,会发现整个村落的女人孩子都被人残忍的杀死在家中。
    约翰就这样坐在院子的一角,擡头看着天空。
    天下第一魔药凤脑香确实厉害,它会把淫荡直接刻入骨髓中,所谓病入膏肓,淫入骨髓。所以即便是大罗神仙也难以解掉,但那不过是术业有专攻,精通法米特的淫术魔法再加上血魇的笔记,约翰到是研究出来一种办法。
    星玫本身就是中毒不深,再加上当时的凤脑香是意外混合而来,并不完整,所以约翰还是想到了解决办法,让星玫作为母体培育一只淫兽出来,当然这里面也是有私心的,约翰一直想要,或者说是任何男人都想要的性兽。
    时间又过去三天,约翰估计再过一会性兽就该成熟,默默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的淫乱气氛并沒有因为约翰的到来而受到影响,只不过原本满屋子的村民已经不见了,现在只剩下唯一的一位村民还在幹着穿上的金髮少女。
    与其说幹不如说是被幹,星玫挺着如同十月怀胎的肚子骑坐在骨瘦如柴的村民身上,像一名正在参加比赛的优秀骑手般,双手撑在村民的胸口,纤细的腰肢快速的扭动着。
    看着星玫那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满是干枯的精液,约翰不由得淫笑起来,想到从小受到皇家教育影响的小公主,不肯陪自己玩肛交、口交,就连握一下肉棒都大唿小叫,如今却三穴齐开,本人更是如同下贱的妓女般骑在男人身上。
    有了这次的际遇,约翰知道回去之后自己的幸福生活就会到来,想到皇家的小公主以后会像母狗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下身的肉棒不由得直了起来,如果不是时机不对,约翰真的很想上去插一脚。
    “啊,啊,好爽,不要停啊,肉棒,人家要大肉棒。”
    在少女努力的撞击跟娇媚的呻吟下,身下的村民很快就缴械投降,浓郁的精液像子弹一样激射到少女的子宫内,如此激烈的刺激,少女也紧随其后进入了高潮。
    很快村民的身体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幹扁下来,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不待少女享受高潮的馀韵,少女突然翻身躺下,抱着肚子大叫起来,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少女身上留下,娇媚的容貌因剧烈的快乐和痛苦而扭曲。
    “出来了,出来了,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星玫仰起嫀首,全身剧烈的抽搐着,下身的淫穴被撑开大极限,乳白色的精液从里面大量的喷了出来,接着一个有着婴儿手臂粗细的肉茎正从星玫大开的淫穴中往外爬。
    肉茎类生物每爬出一段,星玫都会高潮一次,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星玫就高潮了不下十馀次。
    大量的高潮伴随着体力,精力的流失,星玫开始两眼发白,白嫩的肌肤也开始枯萎,金色秀髮也不再靓丽。
    星玫可不能死,当日自己带着星玫从城里离开,有不少人看到。而且就算沒人看到,以国王陛下对星玫的宠爱,谁知道会不会在知道星玫死后,杀了自己为其陪葬。
    看到情况不对,约翰一步跨作两步的来到星玫身边,原本在星玫肚子上准备好的法阵立刻被启动,星玫体内积蓄的大量精液开始转换成精气神,从而补充因集聚高潮而造成的损失。
    淫茎蛊是本身沒有丝毫的战斗力,不过却可以通过秘法寄生到男人的阴茎或者女性的阴蒂上,从而大大增加性能力深受广大淫民的喜爱。
    不过此蛊早已经绝迹多年,约翰也沒想到血魇的遗产中会有此物,看来是血魇因为被翎兰公主阉割之后,虽然嫁接了兽吊,但却很难得到快感,才会费盡心机的寻找此物,来打算重振雄风。
    淫茎蛊在孵化阶段会吸幹素体的所有养分,以前培育的时候,都是为素体灌上大量春药,然后等虫蛊孵化后,在剖腹取出。因为淫茎蛊十分胆小,在沒有寄生的情况下,如果被碰触立马会缩回去,一但对方缩回星玫体力,恐怕后果就是把星玫活活的榨幹而死。
    星玫那装满精液的肚子,快速的消减者,但是淫茎蛊却依然不紧不慢的往外爬性,约翰看在眼中十分焦急。
    本来预计是让村民们为淫茎蛊孵化提供养分,然后听过淫茎蛊的特性将凤脑香的药性从星玫身上剥离,最后通过魔法阵将淫茎蛊逼出星玫的体内。这样即可解了星玫的淫毒,自己又能获得这淫民圣物,一举多得。
    然后约翰万万沒有想到,不知道是不是虫卵被血魇提前改造过,还是什么原因上百个村民的精华转换的能量也不足以支持到淫茎蛊离开星玫的体内。
    “可恶,拼了。” 在不能将星玫开枪剖腹的情况下,约翰只能拼命了,迅速的脱掉裤子,将直挺的肉棒插入星玫的口中,一边快速的抽插着,一边让运用淫术魔法让自己快速射出精液。
    妈蛋,明明自己在京城是有名了持久,如今却要像三秒男一样,不论多么不愿意,约翰只能让自己早洩,从而补充星玫所缺的那部分能量。
    随着约翰的加入,星玫的情况再次开始好转,慢慢的再次达到平衡。
    不知道过去多久,可能只有一会,但是约翰却觉得是度日如年,当星玫流出的淫水已经在脚下汇集成一条小溪的时候,淫茎蛊终于从星玫的淫穴出爬了出来掉在了地面上。
    约翰眼疾手快的伸手抓住这个让自己背负早洩名声的虫蛊,慢慢的将其收好,这可是差点搭上自己小命得来的宝贝,
    “呜,约翰哥哥喔。”星玫突然从身后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约翰,还沒开口就开始哭泣。
    自从被血魇姦淫顺便吸入凤脑香后,星玫一只都在浑浑噩噩中,虽然意识不太清醒,但是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却记得一清二楚,如今淫毒盡去回復理智星玫不由得悲从心来。
    “傻丫头,哭什么啊。”约翰立刻出生安慰起来。
    “人家,人家不干净了吗,呜,约翰哥哥,怎么办。”
    花丛老手的约翰知道这个时候行动往往比花言巧语管用的多,反身抱着星玫,从身体两侧伸手到前面,一边抚摸着星玫的幼小入伏,一边在她耳朵后面亲吻。
    多日来一直在做爱的星玫,身体早就敏感万份,全身开始酥软起来。
    “呜呜,嗯,约翰哥哥,唔,不要”
    很快哭声就转变成了微微的呻吟,约翰感到星玫的身体热得好像要融化了一样。
    “知道吗,就算你千人骑,万人骑,你也是约翰哥哥的小宝贝知道吗。”说完约翰就将粗壮的肉棒整根沒入星玫的淫穴,感受着小穴的紧缩的同时,开始抽插起来。
    “唔,约翰哥哥,你真好,人家爱你。”星玫动情的看着约翰,娇艳的脸上充满着酡红,雪白的美臀不断的向后迎合着,配合着约翰更好的深入。
    “啪啪啪”
    “爽不爽啊。”对于约翰的问题,星玫只是将头低的更低,却沒有回答。
    “说啊,爽不爽。”约翰便将肉棒从星玫的体内中抽出,转而用龟头在小穴外摩擦着,企图激发出少女已被撩起的浓烈性欲。
    “唔……”
    星玫充分被开发的身体,哪里忍受得住子宫所传出的空虚感,不由得发出了苦闷的呻吟声,摇晃着纤细的腰肢,寻找着快感。
    只见她淫穴里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就连约翰的龟头都沾满了她那湿答答的淫水。
    “还想不想要。”
    “啊,想。”
    “你想要什么?”
    “唔。人家想要约翰哥哥的大肉棒。”很快星玫便败了下阵来。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约翰开始疯狂的抽插了起来,似乎因为刚刚的淫语,星玫变得更加积极起来,使得约翰的快感成倍增长。
    “嘿嘿,这么骚,这样能喂得饱你么?”
    “啊,要来了,唔。”
    感受到将肉棒上传来的强烈的吸吮和挤压,使得约翰异常的舒爽。很快在星玫达到高潮的同时,约翰大吼一声,将大股大股腥浓的精液射进了星玫的体内。
    高潮过后,星玫上气不接下气地颤抖着身体。
    约翰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少女在快乐的境地里扭动的雪白裸体,趁她还沒有办法回过神来,勐地将她推倒在床上,身体趴下,滑嫩的臀肉高高翘起。
    “哥,哥哥,你要作什么?”
    “当然是幹你屁眼。”
    约翰轻声说完,便提起自己的肉棒,勐地插入星玫的小屁眼里。
    “啊,好痛!”
    屁股忽然受到攻击的星玫,不由得发出惊慌的尖叫。
    “嘿嘿,是你说要我的肉棒的啊。”
    很快屋内再次想起两人的交欢声,这样淫戏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早晨,最后精疲力盡的两人相拥在一起,口中不时发出高潮过后的喘息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