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圣元年淫事

时间:2021-01-30 12:00:46
  三圣元年,仙乩大陆,菲莱国北域。
       菲莱国地处仙乩大陆的中部,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因盛产黄金和其他一些珍稀矿脉而闻名于世,是个非常富庶的国家。在其周边有赤火、天鸾、金犀、坤吾、圣泉、玄冥、巫蛮七个异常强大的国家。相传,巫族将长生不死之术秘藏于菲莱国的昆仑神山。由此,七大强国对菲莱国隐隐形成包围之势,对其虎视眈眈,大有一触即发的味道。
       此时的菲莱国外患将起,内乱先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些强盗、土匪,将一个人杰地灵、物景幽奇的天府之国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突遇乱世,一些奇人异士便扔下了山中修炼的清闲岁月纷纷出世,救民于水火、匡扶正义,同时各路牛鬼蛇神也逐渐由暗而明。自来邪正不能并立,一段闻所未闻的仙侠大戏就此拉开了帷幕。
       “救命啊!”山脚下的一片树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呼救声。一个身材婀娜、衣衫凌乱的美妇人,面带惊惶的往前飞奔逃去,两个白白的玉乳大半露在外面,长裙也被地下的枯枝挂住撕开了长长一道口子,白白的嫩腿根部芳草萋萋隐约可见。美妇人拼命飞逃,时不时惊恐的望向身后,此时已经累得步履蹒跚、气喘吁吁了。正当她扶在一块大石上捂着胸口喘息时,一个手拿折扇的灰衣大汉从后面走来。大汉麻脸掀唇,露出满嘴黄牙,神色甚是猥琐淫邪。只见他看似步伐缓慢,但转瞬就到了美妇身前不远处。
       “美人儿,接着跑啊。”灰衣大汉面带狞笑的说道,手中折扇轻摇,上面绘着色界诸天,画面栩栩如生、淫靡不堪。
       “淫贼!你~你别过来!”美妇人不知为何看到折扇后语音发颤、更加惊恐万状。
       “你倒识货,”灰衣人哈哈大笑道:“乖乖从了我包你快活受用!”
       “求求你放过我吧,”美妇人急得眼泪直流,情急无计之下竟艾艾求饶起来:“我家里有百万巨富,还有数颗龙眼大的夜明珠,只要放了我,全都给你。”
       灰衣丑汉狞笑一声道:“这些我全知道,等快活了你,那些宝物还不是探囊取物?”
       “淫贼无耻!我就是死·····”美妇人似知无悻,面色倏的一变,猛地把头往石上撞去。
       谁知,灰衣大汉身法精奇,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就来到了美妇面前,一把将其搂在怀中。然后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巧玲珑的红玉葫芦,嘴皮子略动了动,一股粉色淡烟便从葫芦里冒了出来。奇的是葫芦浑然一体并不见开口,而冒出的这股粉烟也是聚而不散,袅袅升腾间径直地钻到了美妇人的鼻端。美妇人只闻到一丝异香,挣扎的身子便似喝醉了酒般瘫软在灰衣汉子怀里,任凭摆布。
       灰衣丑汉收了葫芦,将一双毛手伸进了美妇人怀中,恣情的揉捏抚摸起来。美妇人此时感觉浑身无力,四肢温暖如绵,感知却比平时清晰了十倍。被灰衣男子一抚摸,像是被烈火点燃的干柴,瞬间犹如万蚁啃噬,全身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可是面上的表情却是痛苦已极。
       灰衣男子只是微微一笑,知道药力才刚刚发作,也不去管它。此时此刻,美妇人又软又滑的胴体勾起了黄衣汉子的欲火,看着手中娇俏丰满的玉乳,灰衣大汉猛地一口叼住了当中的乳粒,吮吸了起来。娴熟的技巧与那必要的刺激足以说明灰衣人精于此道,是个中老手。
       美妇人表情依旧痛苦,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双手极力的抗拒着灰衣男子,奈何使不上力气,粉拳落在对方身上竟和挠痒痒一样毫无用处。灰衣大汉此时早已脱去了美少妇的上衣,对于两个娇俏可爱的玉乳百般蹂躏起来。不是吮咂揉捏白白的玉乳,就是用手在美少妇诱人的大白腿上摩挲游荡。美少妇双乳潮红,两颗乳粒已变的又红又硬,身上传来的刺激一波比一波强烈。灰衣大汉故意使坏,用舌头舔着美少妇乳头的同时,右手突然袭上了美少妇的耻丘,手掌所触的地方只感觉到湿乎乎的一片。
       “嗯~”美妇人这时再也忍耐不住,樱桃小口开始发出难耐地呻吟声。
       “美人儿,一会儿你就知道有多快活了!”灰衣丑汉露出淫荡的笑容,刺啦一声把美少妇的裙子撕开扔在一边,将她放在一株古树下的草地上,然后分开了美少妇双腿。只见肥嘟嘟的阴户上阴毛疏秀,中间是一道紫艳艳的肉缝儿,亮晶晶的淫液从里面流出,打湿了两边的花瓣。
       灰衣大汉直看的口干舌燥,欲火焚身,原本要献给师兄享用的美人儿,自己竟把持不住意欲尝尝鲜。
       此时的林外传来兵刃打斗之声,夹杂着一些暴历喝骂之声。灰衣大汉凝神一听,道了声“晦气”,舍了美人竟自驾起一道黄光朝林外的白光卷去。
       这一幕幕活电影,只把藏伏在近处一棵大树上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乞丐看的目瞪口呆,作声不得。小乞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显得又黑又脏,手里还攥着一支精致绝伦的暗器。
       在鬼头鬼脑观察了一下周遭形势之后,小乞丐收起了手中的暗器轻轻的纵下树身,来到美少妇跟前。近距离观察,美少妇的身材越显婀娜多娇。那浑圆洁白的翘臀几乎让小乞丐的口水滴到了地上,尤其那一双迷离的剪水双瞳映衬着潮红的圆脸,樱桃小口中又发出醉人的呻吟,更显的媚态十足、荡意飞扬。
        “真是极品啊!”小乞丐心中嘀咕,不住的吞着口水。后来越看越爱,忍不住脱了个精赤条条,把玩起了美少妇迷人的身子。美妇人双手本是胡乱的抓着,恨不得抓个东西解解痒。
       小乞丐的手一上身,便被一双嫩手抓个正着,美少妇此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胡乱的抚摸起来小乞丐的胸背、腿股等处。小乞丐正享受着美少妇的抚摸,下身忽然一紧,龙根已被美妇人抓了个正着。小乞丐年岁虽小,龙根却大。美少妇抓住龙根以后便媚眼如丝的用殷桃小口含住了龟头细细的品咂起来,哪还顾得上黄衣人怎么变成了黑衣人。
       “呲~,够劲儿~”小乞丐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龙根在美少妇灵舌的勾动下逐渐变的又大又硬,小乞丐将美少妇头上的金簪拔掉,美少妇的发髻一乱,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小乞丐爱不释手的摸着美少妇的长发,撩起一绺用鼻子闻了闻,一股少妇独有的香味让小乞丐的龙根瞬间又变硬几分。
       “老公,操我~”美少妇已经动情,开始梦呓般胡言乱语。
       小乞丐听到美少妇的淫叫,身子都酥了半边,当下也不客气,抬起美少妇的双腿,用龟头摩擦着美少妇湿湿的肉缝儿,待肉棒沾满淫水后,将龟头挤进了美人洞,用力一挺才进去一多半,就此快活起来。
       期间,树林外的打斗声越来越烈,天都红了半边,青、白、黄、黑五六道剑光在空中杀了个难解难分。
       小乞丐时不时看看林外,面上露出惊惧之容,心中猜测正邪交手正在吃紧的当,若是稍后发现自己,估量自己在两边都没好果子吃,甚至有可能把自己这条小命搭上。可是身下的暖玉温香,美人的浅唱低吟又实在不舍。就这样,一边忧急惊惧,一边纵送快活,把一个小乞丐弄了个魂飞天外。
       “啊~,啊~,老公~,不行,啊~,插得太深了~” 美少妇忘情的呻吟着。突然,白眼一翻,身体一阵痉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巅峰。
       小乞丐正在得趣之际,突然感觉龟头一烫,犹如掉进了温泉说不出的舒泰。就这一下差点精关失守,于是赶忙将青筋怒突的龙根拔了出来。哪知龙根一出穴,里面便喷出一股淫水。小乞丐故意用手指刺激美妇的阴蒂,待美穴又喷了四五次才行罢手。美少妇此时还停留在高潮的余韵中,全身潮红未退。待她缓过劲来,竟翻身骑在了小乞丐身上,肉穴含着沾满自己体液的龙阳之根,美美的套弄起来。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美少妇高潮了几次自己也数不清了,小乞丐堪堪就要精关失守,忽听林外晴天一个大霹雳打下,这一震之威竟吓的小乞丐精关大开,一股浓精注入到了美少妇花径深处。
       当此危急时刻,小乞丐再也顾不得别的,匆匆穿好衣服,飞奔逃向树林深处。逃了一会儿见没人追,到底好奇心重,又悄悄的绕了一个大圈蛰伏在林外一棵大树下,偷看神仙打架。刚巧看见空中一黑、一青两道剑光似乎还带着一个受伤的人往西北破空而去。
       同时只听西北方的天空中传来一声暴喝:“何方道友竟敢坏我玉面飞龙的好事!”
       “火莲教下妖孽休要猖狂,如若不服青圭山玉鼎峰寻我便了!”声音清越悠长,只是略显稚嫩。
       “好~”,语声暴戾,余音回荡在群山之间,久久不散。
       两个白衣男子收回剑光,脸上带有愤愤之色。旁立一个小孩,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年纪,头梳道髻、项带金圈,一身青衣短装打扮,颇有几分仙气。两白衣男子对道童甚是恭敬,口称师兄并感谢相助之德。再看适才战场,地下躺着一具死尸业已被拦腰斩成两截,顺着尸体流出两滩血水,不远处还有一段顽铁坠在地上隐隐泛出黄光,光华甚是暗淡。定睛一看死的正是刚才的灰衣大汉,旁边的那段顽铁是他所用的飞剑。
       三剑仙本为寻人而来,刚才众人打斗激烈无法分心,此时青衣道童侧耳一听,便对身边的两白衣师弟低嘱几句。两白衣人便顺着树林方向寻去,青衣道童缓步跟在后面。
       小乞丐本是做贼心虚,躲在树后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发现自己。可听到“玉鼎峰”三个字的时候,精神似乎受了莫大刺激,双目通红,表情变得狰狞可怕。待三个剑仙进入树林不见,小乞丐立马从树后闪了出来。然后,忍着浓烈的血腥味在灰衣人的尸身上一阵掏摸。且喜除那个红玉葫芦完好无损以外还摸出了一本道书,也顾不得细看便藏入怀中。刚要脚底抹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觉后脖颈一凉,一道寒光已经当头罩下。
       “小淫贼哪里走!” 一声断喝在耳边响起。
       小乞丐心中一凛:我命休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