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将林素梅

时间:2021-01-26 12:00:26
  林素梅单枪匹马来到辽营门口,守门女兵喝问:“女南蛮!别往前走,再往前走,开弓放箭了!”林素梅把枪挂好,大声道:“借你口中言,传我心腹事,我要面见萧太后!”“你叫什么名?”“我乃杨家四郎之妻林素梅,特来下战书。你等速速放我进去,耽误了事,萧太后可饶不了你们。”辽兵也知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合计了一下,便打开大门,要林素梅下马步行而入。林素梅在辽兵的带领下,牵着马往里走。走到中军大帐附近,辽兵让林素梅把马栓在一旁,自己先入帐禀报。不一会,传令兵出来让林素梅入帐进见。双方按礼节办完了手续,林素梅拿着萧太后批复的“来日决战”回信走出大帐,解开自己的马,慢慢往回走,边走边看,想探听辽军的虚实。

  正行走间,忽听得辽兵雀跃道:“粮草到了!”许多女兵一窝蜂地往后营涌去,林素梅裹在人流之中,不由自主地也跟了过去。正张皇时,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家不要挤,排好队,按顺序往里搬,依序号分类放好。”她抬眼望去,那粮车上站立之人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夫君杨家四郎杨延辉吗?林素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猛揉了揉,确实是杨延辉。她想喊,可嗓子里却发不出声音,整个人身子都软软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原来他没死,太好了!太好了!这时,恰巧那个传令兵来到后营,见林素梅还在,便上前拽住她的战袍:“喂,女南蛮,大门在这边,跟我走!”林素梅挣扎道:“放开我!”二女正纠缠着,四郎听到声音,望了过来,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跳下车来,分开众人赶过去道:“我有些事情想问这位夫人,你先去吧,我问完后送她出营。”传令兵见是驸马,只得松开林素梅。四郎大声喊道:“大家继续干活,我有事先回去一下,等会再过来看你们是否偷懒。”说完拖着林素梅赶紧离开后营,回到自己的帐篷中。

  他屏开左右,拉好帐门,一把抱住林素梅道:“娘子,想死为夫了,你怎么来了?”林素梅正待说话,四郎捂住她的嘴道:“我已改名为木易,你千万别说漏嘴。”林素梅只紧紧地抱住四郎,眼泪哗哗地流着。突然,门被掀开,银镜公主一身戎装地冲了进来,正好看见两人抱在一起,“铿”地一声,宝剑出鞘,直刺过来。林素梅听到声音,见一辽国女将冲过来,立刻一把推开四郎,拔出宝剑迎了上去。“住手!”四郎喝得正是时候,二女的宝剑都停在对方咽喉之处,她们咽喉处的皮肤都因为对方宝剑的寒气而起了鸡皮疙瘩。

  “她是何人?”二女同时问道,都是一眼瞟着四郎,一眼狠盯对方。

  “你们把剑放下,交给我,我再说。”二女极不情愿地慢慢收回宝剑,转手都交到四郎手中,目光却仍死瞪着对方。

  四郎将两柄剑扔到角落里,指着林素梅道:“这是我原配夫人。”接着指向银镜公主:“这是辽国银镜公主,我现在的夫人。”二女吃惊地对瞪一眼,各自拽住四郎的一只胳膊:“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郎苦笑道:“当年金沙滩一战,我身负重伤,被公主所救,为了感念她的恩情,我瞒了已结婚的事实,与她成了亲。”杏吧首发

  银镜公主突然想到了刚才母后说杨家四媳妇来下战书,拽紧四郎问道:“你是杨家将吗?”四郎看了林素梅一眼,知道瞒不过,点头道:“我就是杨家四郎杨延辉。”银镜公主松开四郎,腾腾腾地连退几步,退到了帐门口,她没想到自己的如意郎君竟是自家的死对头杨家将,自己的父王就是死在杨家将手上,还有辽国的多数家庭都和杨家将有数不清的恩怨,是告发他还是留下他呢?银镜公主猛抬头,看到四郎夫妻依偎在一起,一股醋意涌上来:不,决不能让我的丈夫落到别的女人怀中,即使他是杨家将,不是这么多年都没回去吗?可见他对我是有感情的,我一定要把他留在身边,这对杨门女将来说也是个打击。

  主意已定,银镜公主又回到四郎身边,娇声道:“夫君,我只相信你以前的话,把这个疯女人弄走,你只有我一个妻子。”

  林素梅大怒:“你这个不要脸的辽国母狗,我丈夫是堂堂宋国男儿,怎么会要你!走,四郎,咱们回家去,你太君还等着你呢!”

  见四郎有些意动,银镜公主急道:“回家?这就是我们的家。你这个宋国母猪,再不滚,我杀了你!”

  “来呀,还不知道是谁杀谁呢!”

  “来就来,夫君,把剑给我,我剁了她!”

  “四郎,把剑拿来,我宰了她!”

  “哆了!别吵!”四郎一把甩开二人,“你们一个对我有恩,一个对我有义,我也难以取舍。”

  “好呀,你把剑给我,我跟她决斗!”

  “对,你让我们一对一单挑,谁胜你跟谁走!”

  银镜公主和林素梅都叫着准备去拿剑,四郎急忙喊道:“别动!我有个提议,你们如果谁不愿意听从我的安排,我就离开她!”

  “你快说呀!”二女异口同声道。

  “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因此,我让你们性斗,看谁床上功夫好,我就选她为妻。”

  林素梅和银镜公主对望一眼,同时答道:“行!”

  四郎把二人的剑拿在手:“你们先脱衣服,我出去布置一下,免得有外人打扰。”

  “好,你把我的令牌拿去,不准任何人进入我们的帐区。”

  四郎带着剑和令牌出去安排,帐内只剩下二女,林素梅和银镜对望一眼,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不大工夫,两女就赤裸相见。双方都惊叹于对方年过五十却依然保持得很好的胴体,其实对于她们这种久经沙场的女将,肯定肌肉比普通女子结实有力,也退化得晚一些。双方都是白里透红的肌肤,脸圆,乳房大,八块腹肌比平坦的小腹更加吸引男人,尤其是男将的目光。两条大腿都是那么健美修长,脚明显不同于三寸金莲,是天足,更有一番韵味。

  二女逐渐靠近,越接近越能感受到对方那灼热的体温和散发出的熟女的气息,而这又刺激自己分泌出更多的雌性激素,以期待可以在气势和气息上战胜对手。可惜,两女气场相当,在这种淫靡气氛下,双方不由用自己的手试探着在敌人光滑的后背轻柔的上下抚摸,酥麻灼烫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那热量仿佛有魔力般令她们春心荡漾,情欲高涨,原本就十分敏感的她们此时已经是全身酥软,身体轻轻靠在了一起,肌肤的相贴,更多的灼热从彼此的肢体中传来,一时间林素梅和银镜都轻轻娇喘,满脸红晕,美目微阖,娇嫩的肌肤生出了密密的香汗。

  双方的动作越来越大胆,手已经攀上了对方那高挺饱满的玉峰,轻柔的揉捏着,时而逗弄着已经充血变硬的乳头,滚烫的灼热感让林素梅和银镜的理智几乎立即崩溃。

  “唔……恩啊……恩……”强烈的酥麻快感袭击着她们的大脑,情不自禁的轻声呻吟着。

  双方已经兴奋激动,相拥倒在床上,两对不相上下的豪硕巨乳对撞在一起,激起阵阵白浪般的乳波。林素梅和银镜都面对面侧躺着,一只手抚摸对方的乳房,另一只手探索着对手迷人的秘境,手指时而挑逗着微微胀大的阴蒂,时而调皮的钻进蜜穴内抠弄着。双方强忍着剧烈的刺激和快感,乳房的激烈挤压碰撞,蜜穴中的抽插抠弄,让两女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杏吧首发

  “啊……”

  “恩……”

  没多久,两人已经是娇喘吁吁,手里满是对方的淫水,蜜穴更是水淋淋的,帐篷里弥漫着诱人的体香和女人特有的腥骚气息,更掺杂着两女无比娇媚淫荡的呻吟声。银镜公主毕竟是北国人,更加主动一些,她找到林素梅感香艳的红唇,颤抖着将自己的芳唇印了上去,随即感到林素梅热烈的回应,同时一个细滑的小舌头侵入进来,和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性欲高涨的二女激烈的拥吻着,两条香舌在口腔内痴迷的交缠,疯狂吸允着对方香甜的口水。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啊!!啊!!!”随着两声诱惑无比的淫叫,两女的蜜穴中突然涌出一股亮晶晶的淫水,喷在对方的手上和腿上,床单更是浸的湿淋淋的。

  银镜翻身而起,掰开林素梅的双腿,调转身子趴在林素梅娇美的裸身上,将头埋在林素梅的双腿间,同时扭动着自己浑圆丰韵的雪臀伸到林素梅嫣红的俏脸前。顿时,一个鲜红肥嫩的骚屄出现在林素梅的面前,湿漉漉的阴户上满是晶莹的淫水,还不时滴落几滴在林素梅娇嫩的脸蛋上。面对自己的情敌和国仇,还留有一丝理智的林素梅下意识的拒绝着口交这种淫乱的要求,美丽的脸蛋不停左右摆动,然而随即被银镜公主那雪白有力的大腿夹住无法动弹,无奈只能娇喘吁吁的抱住银镜公主的丰臀,花瓣般的香唇慢慢贴上了银镜公主红艳的阴唇,奇异而浓郁的香气伴随着一股腥骚气息的淫水沾在林素梅的香舌上,甜美而伴有腥骚的淫水仿佛强烈的春药,立即激起林素梅内心深处更大的情欲,加上下体强烈的快感,林素梅慢慢的再也顾不上所谓的羞耻心了,忘情的舔允着银镜公主肥美的骚屄。受到刺激的银镜公主扭动的美臀更是狠狠向下压着,潺潺的淫水像小溪一样流出,磨得林素梅满脸都是亮晶晶湿漉漉的液体,更给她增加了一种淫靡的诱惑感。两具美丽的裸身就这样成69式交叠在一起为对方舔弄着淫液四溢的骚屄,“啧啧”的吸允声更为这个充满暧昧的帐篷增添了无限淫靡的气息。

  双方灵蛇般的舌头在林素梅阴道内进进出出,不停的舔弄着柔软鲜红的内壁和充血胀大的阴蒂,只觉得如坐云端,心都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由于现在是战争时期,即使有丈夫在身边,银镜公主也少有交欢的时间,现在女性之间的情欲战争让林素梅和银镜的淫欲之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情欲瞬间高涨,惊涛拍岸,强烈的快感就要冲破她们的防线,“快……快快……要……要来了……啊啊……”双方更加疯狂的舔弄彼此的阴户,都被这强烈的一波快感刺激得瞬间崩溃,理智的堤坝彻底粉碎,激烈的挺动柔美的腰肢,不顾一切的享受着这极度的快感。

  “唔唔……唔……嘶啊——!!”

  “恩唔……恩恩……啊——!!”

  终于在两声沉闷淫乱的尖叫声中,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银镜公主把红唇死死抵在林素梅的阴道口,大口大口的吸允着林素梅泄出的粘稠芬芳的阴精,性感的双腿抽搐的抖动着,同时自己的骚穴也堵住了林素梅迷人的小嘴,大股大股带着浓香和腥骚的阴精涌进林素梅的口腔里,不得已,林素梅只好也如数吞下,奇异的香味和淡淡的腥骚充斥着口腔。呼——呼——高潮过后的两女剧烈的喘息着,诱人的裸身香汗淋淋,沾满两人蜜汁的部位更是闪闪发亮湿漉漉的很是淫靡。

  “怎……怎么样……看来这次又……又是不分胜负,要不要再来?”银镜公主喘息着眼含媚色挑衅的盯着满脸春色的林素梅。

  “哼~,不分出胜负,我……我们都别……别想离开这里!”既然都这样了,林素梅不再有负担,决心继续这种刺激而又淫荡的较量。

  两女缓缓向前挪动,随着两具诱人的身体逐渐接近,两女下体那汁液淋漓的阴户一张一合,叫嚣着互相逼近,林素梅感到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终于要来了!这一刻她知道,自己不能犹豫,为了四郎为了国家,她一定要打败银镜公主。银镜公主更是坚定的向前逼近,为了把面前的杨门女将击败,为了自己的丈夫,她不能输。

  毅然决然的眼神对撞在一起,两人仿佛同时下定决心,双臂撑稳,健美的腰肢猛然向前挺动,只听啪的一声,两个流着淫液的蜜穴狠狠撞在一起。

  “啊——!啊!啊——!”滚烫潮湿的阴户烫得两女同时高声尖叫,强烈的酥麻感顺着脊椎直上头顶,泛红的裸身和娇嫩的四肢不停的扭动着,全身的血液仿佛一瞬间被点燃,剧烈的刺激让两女放声呻吟。过一会,逐渐适应了这种刺激的银镜公主强忍的快感抱起林素梅圆润修长的右腿,让自己的淫穴可以和林素梅的蜜穴可以贴的更紧,同时扭动着魔鬼般的身体让两个淫穴互磨,“啊——!好……好棒,你的小穴真好!真烫”更强烈的刺激让银镜公主快乐的叫出声来。“恩——!啊——!!”极度的快感让林素梅的身体兴奋的抖动起来,不自禁的也抱起银镜公主健美白晰的右腿,激动的扭动着曼妙的身子,寻求更强烈的刺激。

  “啊——哦——啊啊啊——!好……好棒!你……你这个宋狗,磨得太好了!啊——!”“啊——恩——恩啊啊——!你……你这个辽猪,磨得我也好……好舒服!恩啊——!”

  两只蜜穴已经完全结合在一起,淫水四溢,阴唇互相撕咬着,阴户里各夹着一片对方肥美阴唇,敏感的阴蒂互相挤在一起,充血胀大,炙热酥软的感觉让林素梅和银镜公主陷入了彻底的淫乱中。两具雪白的肉体淫乱的交缠在一起,香汗和红潮布满那赤裸诱惑的娇躯,淫靡的水声和香气充斥在整个帐篷中,两女忘情的互磨着,淫声浪叫更是一波高过一波,随着阴户剧烈的摩擦,颤抖的花心分泌出大量晶莹的蜜液像小溪般潺潺流出,和阴毛一起互相纠结,分不清是谁的。林素梅胸前高耸的巨乳也随着身体的抖动而剧烈起伏,白花花的一片,这一幕更让银镜公主疯狂痴迷,一把抓住林素梅一只白兔般的柔软巨大的乳房狠狠的抓捏着,饱满挺翘的乳房在银镜公主的白皙有力的手下不断变换着形状,酥胸被蹂躏,林素梅只觉得快感更加强烈,更加兴奋迷乱,也腾出一只玉手抓住了银镜公主的一只硕大的丰乳,狠狠揉捏起来,同样使得银镜公主嫩白的乳肉不断从林素梅的指缝中涌起。

  “啊——啊啊——!!用……用力!要……要来了,啊……磨死我了——!”浪叫着,银镜公主疯狂的扭动健美的腰肢,手中也残酷的蹂躏着林素梅的乳房。杏吧首发

  “恩恩啊——啊啊!不……不行了,快……快……磨死我吧——啊——!”嘶鸣着,林素梅狂乱的蠕动完美的腰身,黑亮的秀发在空中舞动。

  爱液越流越多,两女的下体、床上满是亮晶晶的淫浆,黑密柔卷的阴毛粘成一团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啊啊……要……要泄了!啊——啊——!!!”

  “恩啊……我……也来了!哦——啊——!!!”

  两个颤动的身体终于在一声声高亢嘹亮的尖叫声中爆发,四条腿不停的乱蹬乱踢,阴道之中由快感引发出来酸麻感觉高速的膨涨起来,膀胱上涌来一阵强烈的尿意,快感强劲的爆炸,高潮终于在这样的强烈的刺激之中爆发,紧窄的子宫深处的花蕊心喷出一股股浓稠热烫的浓液,竟然顺着紧贴的淫穴涌进对方的阴道,浓浊的热液充满着整个阴道直逼子宫。两股灼热的淫液在相连的阴道里交融已经让她们难以承受,憋在膀胱里的尿液因为尿道口的对抵,更是无以言表的痛苦。银镜公主与林素梅互相死死搂抱着对方香汗淋漓的身体,抽搐着,呻吟着,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僵持了大约一枝香的时间,二女意识渐渐模糊,同时浑身痉挛挣扎了几下,阴道肉壁一阵蠕动颤抖,花心一开一合,相连的阴唇列开一个小口,大量的滚烫淫液如泉喷涌而出,喷射的到处都是,饱满硕大的乳房上,肌肉匀称的小腹上,两具绝美的娇躯象涂了一层亮晶晶的奶油,在烛光下散发着无比淫靡的光辉。

  这时,安排好一切的四郎进入了帐篷,看到眼前淫靡的场景,下身立刻竖了起来。本来意识模糊、全身乏力的二女看到夫君进来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都挣扎着坐了起来,同时伸出一只手拽过四郎,把他拉倒在床上,林素梅和银镜都调转身子,将两个丰腴肥美的屁股互相顶在一起,把四郎的阴茎正好卡在股缝中央。

  四郎大喜,知道二位贤妻都明白自己的喜好,乐得她们二臀争棒,坐享其成。林素梅和银镜互相顶、推、拱、压、扭……都想把对方挤开,让四郎的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里。可她们力量相当,一方刚抢到一点先机,马上又被对方反击得手。由于前面三场大战消耗了太多气力,没多大工夫,二女都是上半身趴在床上,将自己的屁股高高撅起,四爿阴唇包裹着阴茎互相摩擦着,让三人的快感直线上升。帐篷里顿时响起了男女声三重奏。杏吧首发

  当三人都快达到极限时,林素梅的优势逐渐显露出来。因为不管怎么说,近年来,银镜公主和四郎一直在交欢,彼此之间的肌肤接触更加敏感。由于夫妻双方配合默契,所以不知不觉中,双方都会用自己的性器官摩擦对方最敏感的区域。现在就是这样,当三人都快达到高潮时,四郎的阴茎和银镜公主的阴蒂摩擦得相当有力,让银镜公主渐渐身体发软。林素梅敏锐地捕捉到这个细节,夹紧四郎的肉棒和银镜公主的阴唇贴得死死的,猛烈摩擦她的阴蒂。“啊……”银镜公主提前达到了高潮,林素梅趁机拱开银镜公主高潮后发软的屁股,抬臀下压,终于将阔别多年的肉棒吞入自己的阴道里,直达子宫口,相隔许久的充实感顿时让林素梅达到了这么多年来最猛烈的高潮,子宫口不停收缩吸吮着,阴道内壁也不住吞吐吸纳着,刺激得四郎立刻在梦开始的地方再度射精。三人高潮后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整个帐篷内只听到三人先急促后平缓的呼吸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