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浪妈妈

时间:2021-01-09 14:02:56
  吃完晚饭,已经精虫冲脑到快憋不住的我,趁着爸爸去洗澡的时候,快速的冲进厨房,像之前一样从后用力的的抱住妈妈,直接从后擒抱住妈妈胸前那对坚挺的美乳。

  「你疯啦!你爸洗澡一下就出来了,你还来!?」妈妈虽然仍旧是大声斥责着我,但不像之前一样被我吓一跳,该说妈妈也已经习惯我这样莫名的奸淫了吗?

  「拜托啦妈妈,我真的想到快要发疯了,我好喜欢妈妈,可不可以再帮我一次?爸爸今天好像要泡浴缸,会比较久啦。」「天啊...我是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不肖子...」妈妈叹着气说道,但也没有像之前一样不断挣扎。我们维持这个从后抱着妈妈的姿势大概有十秒钟,这时间妈妈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接着,妈妈拿开我抓在她那对奶子上的手,我想今天大概没戏了。

  「去你房间吧...在这边不方便,还有...你待会要快点。」妈妈回过头低声向我说着。突然峰回路转,兴奋的我几乎是雀跃地跳起来,冲回房间之前还不忘回头跟妈妈说:

  「妈妈待会穿黑色丝袜好吗?有丝袜我会比较快。」「你快回去啦!」妈妈不耐烦的催促着我。

  于是我回到了房间,快手快脚地将衣服裤子都脱了,光着身子仰躺在床上,得意地想着今天又可以跟性感的美丽妈妈做爱,实在是太爽了。

  一分钟后妈妈推开我的房门走了进来,随即反手将门锁上。妈妈身上穿着鹅黄色的短T-shirt,下身仍然穿着刚刚在厨房的短裤,没有套上丝袜,让我不禁有点失望。

  「有啦,」妈妈彷佛看穿我的心思,一下从背后拿出一条黑色的超薄丝袜,说道:「有拿丝袜来啦,还没穿而已。看你这孩子脱得光溜溜的,像什么样子。」「妈妈对我真好!」我开心的说道,「妈妈果然知道我喜欢你穿丝袜。」妈妈瞪了我一眼:「你不是说这样比较快?赶快弄完才不会被你爸发现。」说罢,妈妈便脱下短裤打算将丝袜穿上,我马上阻止了她:

  「妈,你先把内裤也脱掉,直接穿丝袜不要穿内裤。」「你要求很多耶!」

  妈妈又瞪了我一眼,但没有抗拒的脱下了粉色的蕾丝内裤,一脚踏在床沿的开始穿起那件黑色丝袜。妈妈带了条T字形的透明丝袜,左右两边腰部与臀部是透明的,只在中间有一条黑裆连到裤底。她将丝袜拉上腰部,那黑色的神秘地带在黑色透明丝袜的包覆之下显得异常性感,整个套上丝袜的抚媚动作看得我两眼发直,裸露在空气中的小弟弟也迅速勃发为巨大的肉棒,已经有十六公分长之谱。

  可能是之前没仔细看清楚过,妈妈看到我指向空中的坚挺肉棍,有点害怕的问道:「你那个...都这样大吗?」因为我没有看过别人的鸟,因此不是很明白的说道:「我不知道耶,这样算大吗?」妈妈将黑色T型丝袜拉紧之后蹲下在我的鸟前,仔细看了一下,「以前好像没这么大啊...」然后伸手上下翻动了一下我的性器官,弄得我的小弟弟兴奋的上下剧烈跳动了一下,把妈妈吓了一跳。

  「吓死了,还会动!」妈妈惊吓的收回手,这反应让我觉得很好笑。我坐在床沿,再次动了动鸟,充满欲望的向妈妈淫邪的说道:「妈妈,帮我含一下。」「你那脏死了,还要妈妈含。」妈妈嫌恶的说道,但我觉得这语气比较像是在娇嗔?

  「这样我会比较快出来,爸爸才不会发现不是?」我重复着妈妈刚刚曾经说过的话。妈妈摇摇头,跪着向我靠近了一点,伸手捧住我的肉棒之后,将包皮温柔的向后退去,让整颗鸡蛋般的紫红色龟头向前脱出,然后盯着那巨大的龟头看了几秒,才一口将龟头含进性感的小嘴里。

  「噢...」龟头被妈妈红润的嘴唇所上下包覆,舒爽得我不禁发出愉快的淫叫。妈妈的嘴唇开始轻轻的上下滑动,又让我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想到在帮我口交的人是我漂亮的亲生妈妈,就觉得这种兴奋与刺激实在是强大的太过份。

  妈妈的舌头灵活的在我的龟头上转动,小嘴也一前一后的吞吐着我的肉棒,让我的分身好像被一个湿热的肉洞所包覆。妈妈还忽左忽右的用舌尖挑弄我龟头与肉棒相接处的棱沟,连系带的部分也受到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

  好像舔棒冰一样,妈妈很好吃似的舔着我的龟头,偶尔还会吐出来改为吸吮我的棒体。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会真的比较快让我射出来,但妈妈显然用上了很多技巧在让我舒服。光想到这念头就让我觉得心里一阵舒快。

  「把你衣服脱掉。」居高临下的我,命令似的向妈妈说道。妈妈没有抗拒,先像是十分不舍似的缓缓将我的肉棒吐出,接着脱下鹅黄色的T-shirt,再很快的把黑色蕾丝胸罩解下,让那对34E的雪白巨乳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将胸罩放在床上之后,又捧着我的鸟继续用力的吸吮起来。

  「你不要吸那么大力...!」真空般的吸引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快感,双手撑在床上紧紧的抓住床单,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爽到极点失控泄出。妈妈好像真的很想让我赶快射精似的,使出浑身解数的玩弄着我的阳具,还伸手轻抚着我的两颗睾丸,珍惜的轻轻搓弄着,好像那是什么宝贝一样。

  受到妈妈这样的伺候,我反击似的伸手抓住妈妈那坚挺的两颗乳房。妈妈瞪了我一眼,但是嘴上的工作仍然没有停下,反而是更用力的舔弄与吮吸着我粗大的阴茎,让它在妈妈的嘴里好像又更大了一圈,把妈妈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我的手指运作着揉捏妈妈违反地心引力向上挺立的奶子,彷佛在跟妈妈对抗似的爱抚着她美妙的酥胸,不让她专心的攻击我的阳具。

  果然妈妈忍不住的停下嘴上舔弄的动作,偶尔还发出啊一声轻微的呻吟。看来奶子太敏感了就是弱点啊。妈妈不服输似的前后疯狂吞吐我的肉棒,都让我的龟头顶到了她的喉头。妈妈吞着口水运作着喉咙压缩着我的龟头,几乎就要让我失控射出。我赶忙捧住妈妈那粉嫩的脸颊,让她吐出我的肉棒。妈妈皱着眉头不满的向上看着我,我就在这时把妈妈整个身子拉了起来然后往后一倒,让妈妈以在上面的姿势坐在我的身体之上。

  「妈妈不是说要快点,让你动,我应该会比较快。」我看着妈妈只穿一件T型丝袜,裸着两颗大奶坐在我身上的情景,老二不禁跳动了一下,隔着丝袜让妈妈热烫的阴部感受到我的震动。可以看到被丝袜包裹住的黑色秘密地带已经整片湿淋淋的。淫水甚至渗出了丝袜,开始不住地往大腿上滴落出两道情色的水痕。

  「妈,你吃我鸟吃到自己都湿透了。」我以言语挑逗着妈妈。妈妈红着一张脸不敢看我,只是略抬起身体,然后将手伸到丝袜裆部的地方用手指撕开了一个足堪我插入的小洞,接着扶着我粗大的阳具,用两片湿滑的小巧阴唇微微的含住我火烫的龟头,然后双手撑在我的腹部上,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缓慢的向下坐下。

  「啊...」感受到龟头的硕大,以及棒体破入妈妈的阴道的刺激,她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

  「妈妈还好吗?」因为这声音不是舒服的感觉,是明显的痛,我忍不住担心的询问妈妈。

  「你...有点太粗...妈妈不习惯...」妈妈颤抖着身子缓缓的坐到最底,让我的肉棒感觉慢慢的刺入了妈妈的最深处。而且感觉都已经顶到底之后,还又再往上挤了很长的一段距离,难道都顶到子宫颈了?

  妈妈有点不知怎么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少跟爸爸用这样的姿势,或者是我真的太大了,把妈妈插得动弹不得。于是我躺着伸出双手,抓住妈妈一对肥嫩的奶子搓揉了起来。然后下体从底下向上顶着妈妈,感受着妈妈阴道里的紧凑与热烫,还有一层一层的皱折。我只干了几下就有点使不上力,毕竟妈妈比我高,我又只是个小矮子,从下而上很难动作。

  幸好妈妈在几下的摩擦之后似乎已经逐渐适应的我的粗大,开始向上抬着臀部再轻轻坐下,用穴肉开始上上下下的套动着我的阳具。妈妈的双手撑在我的胸膛,看着我的细长眼睛里再没有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春情。妈妈的一双黑丝美腿摩擦着我的腰,让我感觉到那受用无穷的细致触感,赶忙抓住妈妈的俏臀使劲地搓揉,好像要在那丝袜美臀上搓出水来一样。

  「你真的很变态...就这么喜欢丝袜?」妈妈咬着牙忍耐着从穴心不断窜出的快感说道。

  「我不变态,我只是喜欢妈妈穿丝袜。」说着又拱起身子逆着妈妈臀部的运作方向狠狠捅了她两下。妈妈一时间嘴张的大开,差点喊叫出声,一只手赶忙摀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坏蛋!看我怎么弄你。」妈妈喘着气淫媚的望着我,开始加速上下的用湿滑紧窄的甜美阴户套弄着我的分身。妈妈那对雪白的巨乳随着上下套坐的运动而不断跳动,美丽的画面快要把我的魂都给弄飞了。双手紧抓着妈妈不断摆动的水蛇腰,与妈妈用反向的动作微微挺刺着那曾经孕育过我的秘密禁地。

  「你的腰好细喔,妈妈,好好看哦。」我情不自禁的出言赞叹着这鬼斧神工的美妙肉体。妈妈抛了我个媚眼,说道:「你才知道,你爸没福气,就给你爽到。」在一阵乳浪穴套之中,我不禁顶着快感好奇的问道:「爸爸平常没有干你吗?」我特地用干这个粗鲁的字,想要一点一点瓦解妈妈的羞耻心。

  「很少啦...几个月一次...他不行啦...」妈妈紧咬着嘴唇彷佛非常受用似的,摆动着纤细的腰部让我的阴茎在她的穴内进进出出。看到这样淫浪的母亲,就算一开始心不甘情不愿,我怀疑她现在应该也已经快要臣服于母子乱伦的致命快感之中了。

  「老婆啊,在哪?」突然间听到洗完澡的爸爸在外面喊声,妈妈紧张的瞪大眼睛停下动作,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我也有点紧张的停了下来,紧抓住妈妈套着丝袜的纤腰不敢继续。妈妈这时向我比了个嘘的手势,这才清了一下喉咙大声说道:「我在教儿子写功课,儿子要专心一下。」「喔好。」爸爸没再说话,客厅紧接着就传来电视的声音。我这才开始从下往上轻轻顶着妈妈,想要赶快找回舒爽的节奏。我原本以为妈妈在听到爸爸的声音之后会胆怯的退缩,但料想不到的是妈妈在说完话之后又开始缓缓的的套动着我的阳具。我们让肉棒在嫩穴里慢慢抽插,幅度不大速度也不快,但却非常有力与确实。现在我确切知道妈妈已经快要臣服于乱伦的快感之下,只是要再让她陷得更深一点,让她在做完爱回复日常生活的时候都还念念不忘与我交合的痛快。

  我坐起我的上身,让妈妈坐在我的腿上呈现观音坐莲的体位,抱着妈妈细嫩的背,试探性的用嘴点了一下她的嘴唇。妈妈没有疑惑地回应着我,将她的性感红唇对上了我的嘴。我兴奋的伸出舌头点了妈妈的嘴唇,她也善解人意的张开了小嘴,让我将舌头深入了她的嘴里。

  我用力的吸着妈妈的蜜唇,让我们的舌头在彼此的嘴里不住交缠与探索,同时间下体仍然维持着不停的活塞运动。妈妈闭上双眼,与我陶醉的彼此交换着唾液,偶尔舔弄对方的嘴唇,时而重吸狂吻着彷佛没有明天。妈妈的丝袜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来回蹭弄,感觉十分舒服,连带着我的肉棒也被这样的动作带动着进出妈妈紧窄的美穴。

  「儿子还蛮会亲。」妈妈喘了口气,坐在我身上边套动着下体,边在我耳边抚媚的说道。

  「亲亲好舒服。」说罢我又将我的嘴对上妈妈的香唇,紧接着又是一阵猛烈的激吻。妈妈抱着我的头来回的转弄灵活的舌头挑动着我。我已经用我的龟头深深的体认到妈妈有条灵蛇般的舌头这件事情,现在则是用自己的舌头再来验证一次。

  又亲又干的,腿上还被妈妈的黑丝美腿蹭得舒爽不已,真是觉得自己真是个幸运的儿子。妈妈在已经适应了我肉棒的粗猛之后,松开与我的激吻,仰起头放肆地甩动着一头波浪般的卷发,更用力的在我身上疯狂套动着索求更多。

  我抱着妈妈的上身,将头埋在妈妈的乳房之中用力的闻着那带着乳香的甜美体味,然后吸着妈妈的乳头,像是小婴儿似的想吸出奶水。

  「宝宝快吃,宝宝快吃...」妈妈捧着我的后脑,爽得胡言乱语的像抱着Baby似的亲着我的头顶。我一边从下捅着妈妈的穴,一边啃咬着妈妈那深红色的可爱奶头。哪有人的儿子会像这样又吃奶又一边把自己妈妈干得爽歪歪的?可能也只有我这好色的家伙了吧。

  妈妈在我身上挺起坐下的速度快到某个境界,让我觉得再下去就要被妈妈箍出精液来了。于是我一下子把妈妈推倒在床上,但还维持着下体相连的状态,然后双手掐住妈妈雪白的奶球,开始摆动腰部狠心奸干着妈妈。

  感受到那粗长阴茎主动而暴力的干着她的淫穴。妈妈双手紧抓着床单到指关节都绷成白色。上排雪齿紧咬着下唇到快要出血,拼命忍耐着不让自己因为汹涌的快意而淫叫出声。我再次弯下腰边干着妈妈边与她交换着嘴中的唾液,妈妈也动情的激吻着我。

  「好爽哦,天啊...」妈妈侧着脸紧闭着双眼,情不自禁的倾诉着那如潮水般不断涌上的性爱快感。现在我知道妈妈已经是我阳具下的俘虏,之后肯定要再抓着美丽的妈妈狠狠干个千百次。

  「妈妈以后要不要每天都让儿子干?」我紧掐着妈妈的雪乳用力的揉动,下体更是狠力奸干着这拥有着不寻常性感肉体的母亲,趁着妈妈已经爽到不能自己的时候逼问着她。

  「要...要...每天...给儿子...干...」妈妈被干到快要失去意识,整个人已经无法讲出完整的句子。而在这可能随时会被发现的激烈性爱中,我的忍耐也完全到达了极限。

  我开始把奸干的节奏推到最快,感觉到妈妈的蜜壶不断在我的暴干之下挤出淫液,肉壁也不停的夹挤我的肉棒。妈妈的丝袜大腿跟屁股也一直在我的撞击之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我快不行了...妈妈...我快...」我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告诉妈妈我已经箭在弦上。妈妈听到马上用那双黑丝长腿勾住我的腰,紧紧的用双腿使力缠住,将我的臀部再往前推。

  「射里面,射里面...」妈妈在我耳畔细声说道,几个字变成我最后的催情药。我向前用力的推刺了重重几下,然后最后一下狠狠的顶在妈妈的阴户上发出啪的一声,精关大开的将乱伦的种子从马眼中无穷无尽的全部射向妈妈的紧窄穴心。妈妈张大着眼,眼角带着泪水,将我的头向下压,用力的吸住我的嘴。一边接着吻,一边与我同步高潮,浑身剧烈的颤抖,并且紧紧夹着一双丝袜长腿推动我的臀部。

  妈妈的穴肉就像有生命似的从四面八方挤压着我的肉杵,那压力简直是要把我的肉棒给折断一样,让我在射精的同时整个人已经爽到陷入空白,快感随着脊髓一路冲入脑门,真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过度爽快而暴脑而亡。

  我射入蜜壶的精液因为量实在太大,从我们交合的部位不断溢出,滴到了床上。这股喷射持续了好几十秒,我也感受到妈妈的性感娇驱连续颤动了好几十秒,让我们俩人都爽得头昏眼花外加浑身无力。

  在彷佛毫无终点的的高潮终于结束之后,我瘫软着身体压在妈妈身上动也不动,只能将双手搁在妈妈的丝袜美腿上来回的抚摸。妈妈也喘着大气让我压在身上,一时间两个人就这样没有任何动作的享受高潮之后的余韵。

  「妈妈舒服吗?」终于我打破喘息中的沉默问道。

  在我身下的妈妈看了看我,脸上带着红晕,用几乎看不到的细小动作点了点头,然后显然很害羞的把头转往旁边。我伸手捧住妈妈的脸将她的视线转向我,然后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下妈妈的嘴唇。妈妈知道我的用意,也捧住我的脸,与我再次深深的接吻起来。

  不知吻了多久之后,我才爬起身来,拿了卫生纸帮妈妈擦拭小穴口不断流出的浓浓白浆,妈妈顺从的让我擦拭着她的淫穴。在精水与淫水的混合物大致上不再流出之后,换妈妈坐起身来将已经被撕破一个开口的T型丝袜脱下,用那双丝袜非常轻柔的擦拭着我半软的阳具,丝袜的触感接触着我的阳具,让我不禁爽快地打起哆嗦。

  「它好棒...」妈妈边用黑色丝袜擦拭着我的阴茎,在黑色的超细纤维上沾染了许多白色颜料,边情不自禁的赞叹我的阳具。胸前那对雪白的大奶子也因为擦拭我阴茎的动作而像布丁般微微地晃动,真是再美丽不过的景色。

  「很棒吗?大不大?比爸爸的大吗?」看我把妈妈干成现在这样顺从的样子,我得意地问道。

  妈妈白了我一眼,一开始并不是很想回答,在我又轻声追问一次之下,妈妈才害羞而小声地说:「比爸爸的大,而且比爸爸强...」我满意的捧住妈妈那秀丽的俏脸又要再亲,妈妈赶忙推开我道:「别忘记你爸还在外面,赶快收一收衣服穿一穿去洗澡,不要让你爸发现。」「那以后...」我带着疑问的语气,双手放在妈妈的奶子上边抚摸边问道。

  妈妈轻拂开我正在轻薄她乳房的手,说道:「先弄好,我们以后再说。」接着就开始清理现场与穿起衣服。

  我一边穿起衣服,一边在脑中不禁浮现起未来春色无边的可能性。到底妈妈所谓的以后再说,是怎么想的呢...?

  【完】